肾机

画里没有思想,就如人没有灵魂。

技能点:画手(lv.6),排版(lv.8),设计(lv.6),摄影(lv.3)。

内页排版、封面设计、宣图等接稿,价格实惠。

微博@肾机
Pixiv id=3708468

私人谈话

1

“什么,你被甩了?”

我们同时放下手中的酒杯,抬头相视对方。

“噢。噢。我去。她这人怎么这样啊。你们上个月不才很热情地叫上我和阿七去你们party的吗,怎么……噢噢。我知道了。那到时再说吧。唉,你也别太往心里去啊,依我看她也不值得你这么伤心……没!我没那个意思,你别往心里去。好,好,嗯。那到时再说啊。拜……”

“噢,我的大美女。谁胆敢挂你电话啊?”

“唉。我那个高中同桌呗。”

“哦,高中同桌?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呢?”

“提他干嘛啊。没啥好提的。”

“你这样反而让我更好奇了。他被妹子甩了,心情很不好吧?”

“糟透了。平时有说有笑的,心情一不好,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刚刚还想安慰一下他,没想到狗咬吕洞宾——唉。都不知道怎么说他好。“

”嚯,人心情一不好对什么都特敏感。”

“不,他平时不是这样的。好像分手这件事对他打击特别大,平时他不开心时都能强忍住,最多避着我不和我说话,今天他打电话过来找我我还有有点惊讶呢……”

“看来他是平时小事忍得太多,得不到发泄,一摊上大事就——boom!”

那人说着,用手做了个爆炸的手势。我对面的朋友见势噗嗤一笑,押了口茶,不过即使是承装venti杯红茶的大马克杯也遮挡不住他弥漫在脸上的愉悦笑容。天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反正我也呵呵地笑了。

“这人阅历挺高啊。”他放下马克杯,抿着嘴说。

“比你还高吗?”我笑问。

“那倒差得远了。”

噢,还没有介绍坐我对面这朋友呢。他叫徐秋雁。刚认识他时,按照命名惯例我本来想称他阿雁,但他执意要其他人叫他aki(日语中“秋”的发音)。当时我问他,你崇尚日本文化?他连摇头说他很讨厌。看到我眼中流露出不解,他解释说:

“大概人就是这么矛盾吧。”

“很奇怪诶。我觉得他没有忍着。”

我和aki又平静下来听着。”他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会和我吐诉,无论下课还是上着课,总是一聊就忘了时间,像是有一腔倾泻不完的苦水一样。“

男生思考了片刻,问:”他都跟你吐诉了什么呢?“

”比如有一次体育课,他们男生比完篮球,除了他其他男生都回来了。我在教室等了半节课才等到他回来,老师问他干什么去了,他说他打完球肚子不舒服去蹲厕所去了,然后一声不吭地坐到了我旁边,我看他眼睛一直盯着课本,也没有翻页,老师也没有管他。当时我就觉得他怪怪的,下课后我就问他怎么不开心。他默默地看向一边,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当时班里的班草。我问他,班草惹你不高兴了?他转头看着我,一把把我拉出去,低沉地跟我说:‘叫其他女生少和他接触。‘我问为什么,他正要继续说,一扭头看到了班草正走来又欲言又止。当时班草看到我们拉得这么紧,调侃了一句‘哇,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了啊?’我还没来得及解释他就冲他骂道‘我们就算在一起了也比你偷偷摸摸做些不正当勾当的好!‘班草脸立马黑了,声音压低说:’胡扯!想趁人多黑我……‘但他眼睛忽的一转,突然大声喊道:’劲爆啊!毛王承认和谢女神在一起啦!‘“

说到这里那个女生脸颊微微一红。我把目光投射过去,才发现那个女生其实长得特别精致,长发披在肩上,刘海盖在微微皱起的蹙眉上,眼睛看着自己手中的鸡尾酒杯,举起来便一杯子下去。

“谢女神,哈哈哈哈。“他佯装着捧腹大笑,然后侧着头问,”然后呢?“

”然后……他……他冲了上去,然后他们就打在一起了,旁边围过来一群人,都在给班草加油,虽然他们俩最后都被记了处分。“她咽了咽口水,”但是我觉得他好委屈,到最后他都没有讲班草到底怎么惹他了,我问他他也闭口不谈。“

”所以他到底怎么跟你吐诉了呢?“

”刚刚那个事情没有吐诉啦。但一想到他我就想起这件事,而且总感觉他是很想和我吐诉的,但怕其他人的目光罢了。“

”真是个懦夫。“

”可是他为了我挺身而出了耶。”

“换作我我也会为你挺身而出的,谢女神。”

“……你偏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啦。”

“所以他到底有什么值得你为他辩护的呢?”

“我觉得他人很好啊,而且是两年同桌哦。”

“哈哈,你这是给他发好人卡了吗?”

“好人卡是什么?”

“就是……嘛,算了不解释也罢。所以他怎么就和她女朋友分手了呢?”

“我也是刚刚才听到的消息。她女朋友是个性格很随和的人,也是为数不多能听他吐诉的人。”

“怎么能听他吐诉的都是妹子,他没有男性朋友吗?”

“我想想……好像有,但都交往不深,因为他们虽然在一起打篮球,但不和他们一起吃饭打机什么的,大概因为这样遭到排斥了吧。”

“活该啊!哪有人只打篮球打完就跑的?”

“好像是啊,但他好像对他们都没有什么好感,不在一起玩也正常吧。说回他女朋友啊,之所以说她随和,是因为无论他跟她说什么,她总是洗耳恭听,好事就称赞一句,坏事就安慰几句。然后他女朋友有什么忙需要他帮的他也很卖力地去做,这样他俩就在一起了。“

“真是朴素的爱情故事啊,竟然这么容易就捕获了妹子的芳心,真是两个单纯的孩子。”

“没错啊,他们就是这么单纯啊,单纯地有时让我都难以置信。”

“那他们怎么又说分就分了呢?难道单纯的他们也有玩腻的一天?”

”不知道。“

”按理说分手都会有导火索吧,他或他妹子最近有受什么刺激吗?“

”要说刺激……前两个星期他女朋友的外婆去世了呢,后来一直不太好受。“

”嗯。这个,对,很有可能就是诱因啊。“

“啊?外婆的事虽然让她很难受,但也不至于闹分手吧?”

“这可说不定。来,让我给你分析分析。咳,那么,在那以后他女友除了伤心以外还有什么变化呢?”

“变化嘛……硬要说的话,她会开始认真地思考各种问题了。”

“哦?”

“嗯嗯。这么说是因为,以前她真的像你那样说的很单纯,语文老师上课提问她阅读理解题,她总是不假思索地就回答了,也不管对错,可她最近连上网买东西前都会思考一下了呢。”

“哈,果然如此。”男生故作沉思状说。

“嗯?你想到什么了?”女生惊讶。

“一个人摊上了一个大事件,必然会改变他的人生观,人生观又能间接影响到他的世界观。“男生凑近,双手轻轻放在桌上,继续说,“从这样来看,她一定是在受到了外婆去世的刺激后,一个人想了很久才想通,而因此她潜意识中意识到只有理性地对待问题才能让自己不那么伤心,于是她默默地开始改变自己。从行为方式到思考方式都开始理性起来,后来发现自己以前对待爱情竟是这么不理性,于是便……”他又做了一遍爆炸的手势。这次他没有发“boom”的奇怪声音了,反倒是aki自己“boom”地将即将下肚的茶喷了出来。

我抬头看着他傻笑,说:“你笑什么?其实我觉得他分析地挺有道理的。”

“我只是不禁觉得这人真有意思。”他顿了顿,“但不代表我认可他的推理。”

“你觉得他在扯淡。”

“对,就像是为了讨妹子高兴而编的无聊笑话。但很不幸,他的对象放在了妹子的好友上。”

“哦?万一他的推理正确了呢。”

“那就另当别论,不过我觉得不可能。”

“你怎么这么肯定?”

“我觉得吧,作为一位女生,尤其是情感脆弱的高中女生,不会轻易地残忍地因为自己情感的变化而否认曾经喜欢的男生,还是这么快地否认。”

“噢,你说得也不无道理。好吧,我还是觉得一切皆有可能。”

Aki目光往那边投去,女生正低头陷入沉思状,男生仍然僵持着一副得意又尴尬的样子,完全没有爆炸完后的畅快感。

“打个赌?”

“好。赌什么?”

“一杯酒。如果我输了,我自己点来喝了它;若我赢了,那么你就得来杯普洱抹茶。”

“普……洱抹茶,你还真够意思……这样的话,你那杯至少得是黑俄罗斯。”

“彩色俄罗斯我都不怕,来吧!一言为定!”

Aki放下了手中的加浓中国红茶,眼角里闪动着胜利的目光。我手撑着额头,尽量不去想象普洱抹茶到底是什么个滋味。

Aki似乎因为家里的原因憎恨喝酒,并且一开始还因为我有对酒精的癖好而故意疏远我,后来我不断向他解释酒精对于我来说是一份重要的东西,我不能舍弃,也许他发现无法说服我,也许因为我们间产生了共鸣,他也接受了我的癖好,当然,他至今仍滴酒未进。

不过,被他接受也是在我意料之中的,因为我发现他爱喝茶,而且竟然热衷于混搭着喝!天啊,这是何等的怪癖,和我相比也不是一个等级了吧。普洱抹茶?噢,别提那恶心的玩意儿了,有一次耐不住好奇心尝了一口什么茉莉红茶,从此我对博大精深的中华茶文化就落下了强烈的阴影。

“话说回来,你这么有把握,难道看穿了什么?”我尝试不再去回味,对aki问道。想不到我无意中将目光瞥向他时,却发现他在注视着我。

“你觉得女方真的是在向男方吐诉吗?”

“蛤?这不是很明显吗?”

“哦?”他眉毛一挑。

“我甚至觉得那个妹子太天真太没戒心了,可不能这样让对面的白痴轻易把上啊。”

“哈哈哈哈哈!”

Aki突然大笑了起来,把全吧厅的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我吓了一跳,看着他很快收起了笑声又欲言又止。

“冰沙啊,想不到你真是单纯地像块冰一样呢。”

“啥玩意儿,你想说啥?”

他用着一种微妙的眼神盯着我,弄得我浑身难受。我拍拍身子,“算了,还是再继续听听他们在说什么吧。”

刚刚漏听了一大段内容,我已经跟不上他们了,只零零碎碎听到些“转变”、“感性”的词语,幸好他们很快开始了新的话题,鸡尾酒杯也被替换成了新的一杯咖啡。

“我最近总有点小忧伤呢。”

“怎么啦,朋友的事不用太上心啦。”

“不是朋友啊。啊啦,其实也跟朋友有关啦。最近闺蜜的朋友们开支好恐怖啊,看见我男神换了一双鞋他们也跟着换了同款,还要是不同颜色的,好烦啊。”

“唉不就是双鞋嘛,买买买啊。”

“她们都穿上了我再买同款岂不是撞了……呜呜明知是我男神还和我抢。”她频繁地戳着手指嘟哝着。

男生右手撑住下巴,眉头紧皱,双眼微闭,假装思索着,等她碎碎念完了之后幽幽答道:“那这样吧。你看你男神啥时候换鞋了,你就立刻去抢先找来同款,这样就不怕被抢了。”

“可是,在鞋上赢了她们,别的方面可能又会和我抢了。”她斜眼瞥了一眼男生,喃喃道,“怎么办啊……”

“唉。女生总是这样,说是闺蜜,其实暗地里还争这争那,说不定哪天又闹什么决裂,真是受不了。”

男生无奈地摊着手。女生看着他,撅撅嘴,转头望着墙壁吱了声:“嗯。”

男生笑望,伸出右手摸了摸女生的头发。“哎呀没事啦,大不了你要买的时候我赞助你一点呗。好吧?”

女生把头往下一缩,脸上浮着抱歉的笑容连忙答道:“啊那个……不用麻烦你啦。真的不用。”又提起许久没动的杯子喝了一大口,一下子把原本剩下的半杯咖啡喝光了。他们双眼尴尬地凝视了片刻,男生只好说:“那,有需要一定要找我呀。”

“嗯。”她把椅子往后挪了挪,以比较舒服的姿势靠着,从裤袋掏出手机开始刷起社交网络。

“完结了吗?”我小声问。

“显而易见。”aki答道。

“啊,真是无趣。竟然是这种结局,虽然之前就已经大概猜到会变成这样,你刚刚就在笑这个吧?我反而开始有点同情那个男的了呢,不仅要为妹子分担痛苦,说出了事实反而被讨厌,但愿我以后的女性朋友不会是这样子的吧。”我也靠在了桌子上,伸了个懒腰,算是看完了一场剑拔弩张的电影高潮后的歇息。

“哼哈,我也希望是呢。”“duang“,那是空杯子和玻璃的撞击声。

“噢,你的御用茶喝完了啊。还要来一杯吗?”朝桌子对面望去,aki也从兜里掏出了手机,一副等我把酒精饮料服用完毕后就起身走人的架势,显然是没有要续杯的意思了。

“不了,再喝今晚就没法享用珍稀的良宵美梦了。”

“让你大半夜地喝茶,还是加浓的,这不是作死嘛。你看我多轻松,都周五了就来杯不一样的放松放松下自己呗。”

“免了。喝酒让人的思维迟钝,我看你也接近了。”

“啊,被你发现了。好吧听你的,等我喝完这口就各回各家吧。”

我举起高脚杯一饮而尽,他也拉开背包拉链把手机扔了进去。我们起身向大门径直走去,才发现那边的女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不见了,只剩下男生一个人呆望着对桌的咖啡杯。

2

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我吃力地撑开像是被用胶水粘上的双眼,瞄到自己裸露着的大面积鲜嫩光滑的皮肤。什么情况?我大吃一惊,一哆嗦缩进被窝里,努力尝试链接昨晚的记忆,无果,最多只能回忆到昨晚在和aki一起在酒吧听有意思的对话,再后面的事情便完全回想不起了。

我一定是醉了。我这么解释道。

为什么我会半裸地睡在床上?想到这个问题我又无法淡定了,昨晚和我一起回家的只有一个人,难道……我伸手到床头柜想要取手机,却发现手机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插在插头上充电。我摸了摸口袋,硬硬的,原来在这里。

我缓缓抽出手机,屏幕自动亮了起来,上面显示着我的未读信息,双眼聚焦一看,9通未接来电,都是aki打来的,从9点开始大概每个半小时就打来一通,而现在——我将视线移到屏幕左上角——已是中午1点。

噢。整个人慵懒地躺在了床上。

通常要是起了个大早,就会精神抖擞地起床洗脸刷牙开始找事情做;而若不小心捱到了中午这个饭点,即使之前有计划,醒来时也感觉浑浑噩噩地提不起劲。

我现在就是这种状态,以至于发了几分钟呆才开始思考aki为什么要打给我这么多电话。

还没开始思考,铃声就把我彻底唤醒,毫无疑问,是aki打来的。

“喂…”

“好小子,你他妈终于醒了啊。你真他妈能睡啊。早叫你少喝点酒,成,现在太阳都准备下山了……”

“好了好了……好不容易有个周末就不能让我尽兴……反倒是你……打这么多电话有什么急事吗?”

“本来打算上午和你去我朋友那儿坐坐的,现在可好。”

“那是去不成了?”

“那倒不是,还好我早料到你今天醒不来,和朋友做了两手准备,现在推迟到晚饭时间了。”

“那,既然没影响就成了嘛。”

“你…我说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的拖延症……”

”好哒aki。万事总有办法,顺其自然就好。晚上什么时候在哪见呢?“

”好吧。6点中大站见咯。不见不散。“

晚上,到中大站时,还没出站已经远远看到aki与一旁的陌生面孔在左顾右盼地交谈着。陌生面孔带着黑框眼睛,脸上有点赘肉但又不感觉臃肿,大概是身高比aki略高的缘故。他手里夹着一本书,而不是像一般人一样握着手机,从气质上就已经感觉到这位朋友的非同寻常。

我向他们招手,他们以微笑给予回应。

“这位是张教授,在中大搞统计学。”

“叫老张就好。”“幸会幸会。”老张和我同时伸出右手说道。

“这位是飒彬,在企业搞平面设计,叫他冰沙就好。“

”好好,冰沙,名字够艺术。“

”那我们坐下来再慢慢谈吧?”aki打断我们说道。我们都无异议。于是我们就近去了附近的一家湘菜馆坐下就餐。老张说他只要不是太辣其他菜都能接受,于是我们的点菜权便交给了aki。

在我和老张的交谈中了解到,统计学是一份谨慎细致,对秋毫之末都要有严谨分析的学科。“这次找冰沙您来其实是有事相求。我最近在研究的闲暇之余还略微学习了一下java编程,根据自己的需要自己做了一套系统,首先当然是想发挥您的专长,稍微优化一下UI——不用太华丽,简约实用就好。“

他顿了顿,看了看我,察觉到我没有明显的不悦后往下说:”实在不好意思在未提前告知您的情况下就让您干这个,不过我不是很急,您可以把这个先放一边,等有空了再做也不迟。“

又是这种不把设计当活儿的人,算我刚刚高估他了。”那真是极好的。别的客套话不多说,有多少报酬?“

”飒彬。”

“不好意思,aki。只有本行这一样我是不会随便的。“我转头看向老张,老张鬼魅地笑道:”哎呀,一看就是过来人了,对待权利果然不会随便。放心,报酬不会少,只是……”

他搓了搓手,思索了片刻,“我希望你能帮我做点调查工作。”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家伙在打什么算盘?

“你大可放心,我这葫芦里卖的是好药。之前已经听aki说过你们两位的特殊癖好,你们要做的事情不麻烦,仅仅是下载我做的APP然后在公共场所里装上使用就好。哦,忘了介绍我自己的产品了。这是一款网络流量监控器,只要连入公共wifi便可检测到使用者的流量去向,这对于我现在关于网络人群的统计课题有很大意义。这人呐,就好像这盘湘菜小炒,看着和粤菜的差不多,只有你自己亲身尝了才知道味道有多辣。“

他看了看我们两人,我们也点头赞同。”我的软件就有这样一个看这菜究竟有多辣,去哪能吃到不辣的菜的功能。而你们又恰好具有这个条件,于是便希望让你们作为软件的首批试用者。怎么样,能接受吧?“

听起来并不麻烦,我打消了刚刚对老张的负面态度,感觉他是个做事很认真的人。我不禁微笑,而aki脸上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你觉得这个任务有问题?”酒足饭饱后,我问aki。

“那倒没有。”

“那你刚刚在想什么?”

“没,只是纯粹的戒心。”

“他不是你朋友吗?”

“又没有熟到毫无防备的程度。你啊,别这么善良呀。”

喂,不是你叫我出来帮他忙的吗,不信任他我们还谈何合作?我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他用更加不可思议地眼神看回我,看得我心里发毛,我只好装作四处看风景。

暮色已彻底笼罩整座繁华的都市,满街的霓虹灯耀眼得让我有点看不清远处的景物。

“好了,那我们还去昨晚的酒吧吧。你今晚可别再喝多了。”

“嗯。”

3

熟悉的地方,陌生的人,如同落地灯照射下的高脚杯,每一个杯子的形状类似,折射出的光芒却色泽各异。

透过大块的玻璃窗户看着CBD下的灯红酒绿,似乎每一束光都是寒冷的。

Aki照例点了一杯茶,只不过今天口味淡了,一大杯加冰乌龙茶而已。我也听了aki的话,只点了杯小瓶1626。手机在刚刚吃饭时已经被安装了那个流量检测软件,我初尝了一口便掏出手机打开了应用,看见屏幕频频弹出的授权提醒,我问aki,“这可靠吗?”

“至少比一个醉汉可靠吧。”

我只好苦笑着根据提示去调试下这个程序,不得不说做统计学的理科男手下就是出不来好的审美,用户界面设计看得我直皱眉,正当我在构思要如何利其器时,aki的食指在我面前的桌上轻轻敲了两下。

”目标来了。“

什么目标?我猛地抬起头。

是她。眼前长得特别精致,长发披在肩上,刘海半遮着细眉,身材略娇小,但是看起来很可人的少女,是她。

昨天的交谈还要继续吗?似乎不是的,今天的她着装比昨天要暴露得多,并且散发着一股傲人的气息,与昨晚柔弱可爱的她判若两人。

她左顾右盼着,在寻找着哪位在场的朋友,较小的身影就要被昏暗的酒吧吞没。然而即使这样她也没有掏出手机打通”喂你在哪“的电话的打算。因为很快她的视线便捕捉到了她要找的朋友。她稍一转身,径直向朋友冲去,大喊着“Katty!“,大概是她朋友的名字。

朋友拧过头来,脸上立刻笑开了花,“Hello, Lily!好久不见!“

有种感觉昨晚的她完全不是真正的她,虽然我们素不相识,但这前后的反差也跃然纸上,俨然一副摘去面具露出真面目的样子,真叫人可怕。

Aki也在观察着,嘴角却露出了微笑。

一开始是客套的招呼话,我一边调试着程序一边留心着对话。

“近来如何啊?”

“唉哟,别提了,昨晚差点没被气死。”

“啊?昨晚怎么啦?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谁敢惹你不开心?“

”呵,某个傻逼。“

”哪个啊?“

“你没多久前认识的,热爱装逼的那个。“

”哦我去,那个恶心的家伙啊。最近还想借你我的关系勾引我,加我微信,整天点赞我朋友圈,我真是超无语。“

”你知道吗?昨晚我装作因为朋友的事很不开心的样子找他求安慰,你知道他都说了啥?他居然当着我的面黑我朋友,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开心起来。操,本来心情还不错的,被这傻逼这么一说反而真的不开心了。“

“操,这傻逼真敢这么说啊!真是醉了。你脾气也真是好,要换作我我就当场和他撕逼了。“

”我其实也差不多了。但他人缘挺广是真的,现在还不好撕逼。等我从他那和我同桌的密友混熟后再搞定他。“

”哇噢,你真对你高中同桌有意思啊?“

“废话!高中时他太矜持,家里也不太开明不太好下手。现在考进了同一所大学,适逢他刚刚分手的大好时机,我暗恋了他这么久,还不行动难道让别人抢了吗?”

“哈哈,你这么痴情真不多见啊!那祝你早日得手啊~"

叮。

Aki把手中的加冰乌龙茶往玻璃桌上一放,一言不发,脸上却难掩得意的笑容。

他在得意什么呢?

等等,我似乎回想起了似曾相识的感觉……昨天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人面前,打的赌是……

我瞪大了眼睛。Aki手中被久握着的乌龙茶,冰块已融化殆尽。

“为什么你会知道真相?”

“这有什么难猜的?如果昨晚这里还有第三个人我想他也一定能看出来。当你敢和我为这个打赌时,我感到很意外。不过我看你挺执着,也对这件事挺感兴趣的,我就没直接跟你解释了,想不到今天还真的能看到结果。“

”只能说你昨晚真是醉得不行,那今晚就让你尝尝普洱抹茶清醒一下吧。“

……

这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极大的挑战。现在再仔细回想昨天的对话,似乎真是浅显易懂,种种迹象都指向了真相,为什么我会看不出来,难道酒精真的麻痹了我的思维吗?

我一把握住1626一饮而尽,苦涩的滋味渗透尽我的味蕾,侵入我的全身。1626不同于普通啤酒的特点在于,其中的甘味比其他产品更重,虽然在冰镇下苦涩都被畅快感锁住,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冰封逐渐解开,迎接我的将是愈发厚重的苦涩。

Aki仍是一副得意的表情。他在胜负得失这种利害关系间看得很重我是知道的,以前在和商家讨价还价,或是在辩论赛上之类的地方,aki都表现出远高于常人的口才和逻辑思维能力,我愿意和他做朋友的重要原因也是因为想多接触聪明人,加上我也是个愿意思考的人,他也很高兴地接纳了我。然而和聪明人做朋友就免不了智商被压制的尴尬,平日待人啊拌嘴啊,aki总是能占上风的,而相反的,我自然是吃了不少鳖。他似乎很享受这种智商上的压制关系,最近越发越嚣张,言语间,谈话间,无处不流露着自我的炫耀。虽然他确实聪明,但卖弄自己的才华也有个度,这样耀武扬威算什么?如果连正常的谈话都要有火药味,那人与人间岂不是时时都在剑拔弩张?

我起身便往酒吧门口走去,没有在意aki此时的神情是惊讶,抑或者还是得意洋洋的。

4

我一个人落魄地瘫坐在不知道哪条街尽头的角落里,就像打了败仗侥幸逃脱的士兵一样。在酒精的麻痹作用下,肢体越来越不想运动,只有大脑里愈发活跃地不断胡思乱想。

我掏出手机,看着占满了整个屏幕的社交软件,每一个都跟着一两位数字的消息提醒,却没有一条是和我相关的,只有此时才真正感受到自己是多么孤独。平时沮丧时,第一个想到的是找最亲密的朋友,当最亲密的朋友被你抛弃了你还能找谁?

只剩下你自己了。

我低头看着手中的空瓶子,不情愿地这么想着,或许我能“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然而酒醒后等待我的必定只有“满天风雨下西楼”。

啪嗒啪嗒。

轻盈的脚步声渐行渐近,眼前的光线被高瘦的身影挡住。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的判断。”

“别敷衍我,事到如今你还在说这种风凉话嘲讽我,我听这种言辞已经够多了,如果你认为我们这种勾心斗角的关系可以继续下去,好啊,那你就继续嘲讽我好了。我只想要你真诚地说句话。你他妈给我说句实话啊。“

我直勾勾地盯着面前这位和我年龄相近,思想高度却比我高一阶的人。即使知道自己认真起来也辩不过他,但我还是要说。人们怎会不能发自真心地谈话?我现在就是要说,发自真心地说。

Aki脸上已经看不见刚才的得意表情了。他向我伸出手,手里握着他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的是那位朋友开发的程序,据他说能检测使用者的流量去向,屏幕的中心位置有两个点。“这是我和你的坐标。”

“你就是用这个找到我的?”

“显而易见。”

“啊,还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竟然被摆了一道,可恶。“

如果人们间的交流已经没有任何真实性,甚至隐含着火药味,那还不如一台忠心耿耿的机器来得更真实可靠。作为人连机器都不如,又有什么为人的自豪?

“看起来你还不能完全冷静呢,那就让这个来帮你吧。”Aki从背后拿出一个纸杯,一阵扑鼻而来的普洱茶香向我袭来,可里面的液体却是抹茶的鲜明绿色。

“是你自己要我说实话的,别忘了这个赌你是亲口答应了的。”

我只好颤巍巍地接过纸杯,凝视着浮动着的抹茶粉。

管它是什么味,只要它是真正泡出来的茶,总比加了特技的茶饮料好吧,那又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我一口喝了下quIPwasdfghjkl@#$……

这是我喝过最魔性的饮品了。

评论
热度 ( 3 )

© 肾机 | Powered by LOFTER